• <menu id="kyum4"></menu>
    <menu id="kyum4"><tt id="kyum4"></tt></menu>
  • <menu id="kyum4"></menu>
  • <menu id="kyum4"><menu id="kyum4"></menu></menu>
    <xmp id="kyum4">

    結婚產業觀察

    專家:年輕一代結婚意愿高于預期!

    報告顯示,年輕一代認為婚姻是非常重要的人生階段,明確表示不結婚的只有7%,他們的觀念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激進。

    隨著各省份陸續公布2021年統計數據,一些新的人口變化趨勢引發關注。

    截至目前,中國已有31個省份公布了2021年人口大數據,其中11個省份的人口出現自然負增長,5個省份首次轉負。而此前民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結婚登記數為763.6萬對,創下自1986年以來公布結婚數據的歷史新低。

    1987年,荷蘭學者Dirk van de Kaa提出“第二次人口轉變”的概念,用以解釋生育率為何持續低于更替水平,并預測在經典人口轉變完成后,社會整體人口結構的走向以及個體家庭行為的變化。有學者研究表明,第二次人口轉變在中國的發展與西方有著不同的軌跡。

    近期,由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中心教授、家庭與性別研究中心主任李婷及其團隊調研撰寫的《中國大學生婚育觀報告》(下稱《報告》)發布,揭示出中國第二次人口轉變軌跡與青年群體婚育觀念的某些關聯。

    該《報告》抽取了9775份受訪者樣本,他們的平均年齡約為20.3歲,來自全國30所高校(包括4所雙一流高校,18所普通高校,8所??茖W校),覆蓋22個省份的26個城市,受訪者中女性占比50.95%。對受訪者的調查包含基本信息、婚戀意愿和觀念、生育意愿和觀念、精神面貌和婚姻觀和大學生互聯網參與五部分。

    李婷及團隊通過研究發現,大學生對結婚和生育仍有期待,“從總體數據來看,主流觀念仍然認為,婚姻是個體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階段或人生選擇?!?/strong>但她強調,這份報告最核心的發現是,在當代中國大學生眼中,婚姻和生育的價值基礎已經發生變化。“他們不再認為結婚生育是為獲得保障,而更強調婚育對個體的意義和價值?!?/strong>她說。

    研究同時指出,年輕人面臨的婚育阻力呈現出性別差異?!白》亢宛B育成本對大學生影響最大。男大學生更在意婚育成本,女大學生更在意自我發展機會?!崩铈媒忉專骸斑@提示我們要考慮統合兩性需求的公共政策?!?/p>

    “普婚普育”觀念仍在

    界面新聞:青年人的婚戀觀念和婚戀行為在當前背景下為何值得關注?

    李婷:近些年,中國的生育率一直在下跌。從第七次人口普查和2021年的出生人口數據來看,人口自然增長率不那么樂觀。同時,我們也觀察到,網絡上彌漫著低生育的情緒。如果低生育欲望還將持續,那么中國的生育率可能還沒見底,還要持續走低。我們關心中國的生育水平,這影響著未來中國的人口發展態勢。

    生育之外,在婚戀方面,我們通常認為中國是一個“普婚普育”(普遍需結婚生子)的國家。從第六次人口普查以及2015年人口“小普查”數據來看,已經差不多完成婚育軌跡的人,確實呈現出普婚的趨勢,結婚率很高。(注:公開數據顯示,2010年六普時,25-29歲年齡組、30-34歲年齡組、35-39歲年齡組的未婚率分別是28.91%、9.02%和4.13%,綜合30-39歲年齡組的未婚率是6.32%;在2015年抽查中,25-29歲年齡組、30-34歲年齡組、35-39歲年齡組的未婚率分別是34.88%、10.69%和4.40%,綜合30-39歲年齡組的未婚率是7.61%。)

    但我們想知道,隨著代際更迭,今天的年輕人是不是仍有“普婚普育”的思維,人們對婚育的觀念是否已經發生變化。

    另外,我們關注到日韓的結婚率也在顯著下降。(注:據日經中文網報道,關東地區及山梨8個都縣(東京圈)的30歲未婚率(2020年)超過了日本全國平均水平(54.5%)。韓國《中央日報》報道,韓國30多歲人口中未婚人數的比例占42.5%。)

    “終身不婚”在東亞社會,在日本和韓國已是明顯的現象。中國是否會走上和日韓類似的道路,這也是我們所關心的。

    如果結婚率持續走低,疊加低生育欲望,我們的人口形勢可能比想象中更嚴峻,因此在人口學角度,我們有必要關心年輕人的婚戀行為和婚戀觀念。

    再者,基于社會學角度,根據“第二次人口轉變”的理論,個體主義興起,人們將更多追求自我價值,婚姻不再是必需品。在中國,家庭一直作為社會運作、社會治理的基本單位而存在。我們想觀察,當青年的觀念發生變化,從重視家庭文化轉向崇尚個體的價值和意義,那么我們對家庭作為社會基礎單位的信念,是否也會發生重大變化。從人口和社會兩個角度出發,我們選擇研究青年人的婚育觀。

    界面新聞:國內結婚率呈現逐年下降趨勢,《報告》則發現,大學生的結婚意愿高于預期。這是否說明,即便初婚年齡推遲,“恐婚”“反婚”尚非主流?

    李婷:《報告》發現,有61%的大學生表示會結婚,有30%表示不確定,真正明確表示不結婚的只有7%。研究對象是最年輕的一代人,他們的觀念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激進。

    對這項發現進行解讀,我們不只看到同質性,也看到數據背后的社會分層。首先,從性別分層來看,女性對婚姻的前景更悲觀,男性對婚姻更堅定,70%左右的男性認為自己會結婚。我們也發現,在經濟社會發展較好的地方,人們對婚姻的期待更低。

    從總體數據來看,大家對婚姻的期待沒有太大動搖,也就是說,目前婚育觀念的主流并不是“反婚”,主流觀念仍然認為,婚姻是個體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階段或人生選擇。

    界面新聞:在發生第二次人口轉變后,人們仍有較強的結婚意愿,這種現象有其特殊性嗎?

    李婷:西方也有很多研究在討論這個問題,美國社會學家安德魯·切林(Andrew Cherlin)在2004年發表文章《美國人婚姻的非制度化》(The Deinstitutionalization of American Marriage),他當時預測婚姻將“去制度化”,婚姻作為一種社會組織形式,它本身的意義可能會消失,大家最后可能不結婚,或者用同居來代替結婚。

    2020年,他又寫了一篇文章回顧過去十幾年發生的事,發現跟他當初想得不太一樣。西方的婚姻制度沒有瓦解。社會分化確實出現了,但分化具體是如何表現的?他發現,高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反而更愿意結婚,不結婚的是較貧困的人、少數族裔的人。

    從個體化的進程來說,婚姻觀念應該淡化,可為什么大家還是選擇結婚?切林這樣解釋——婚姻以前被認為是“基石”,所以我們說“先成家后立業”?,F在,婚姻成了“頂石”,你要有一定經濟基礎,才會去結婚生育。某種意義上,結婚成了成功的符號,是成功的一種體現和標志。

    切林同時認為,婚姻的價值基礎還是發生了變化。以前我們談到婚姻,大家會覺得結婚是人生必有的選擇,如果你有其他的想法,大家會問:“你為什么不結婚?”現在,雖然人們仍然覺得婚姻重要,但大家開始問:“我為什么要結婚?”

    切林這樣總結——在西方,婚姻沒有發生顛覆性、變革式的變化,但人們對婚姻的認知發生了漸進式、發展性的變化。

    “個體式婚姻”特征

    界面新聞:從這次研究來看,中國青年人對婚育的認知發生了怎樣的轉變?

    李婷:回到中國的語境中,青年對于婚姻觀念的主流不是“反婚”,在這個基礎上,中國的婚姻制度也沒有發生轉型性的變革,年輕人并沒有拋棄婚姻。但我們的研究發現,他們對待婚姻的態度確實發生了發展性的變化,也可以說,婚姻和生育的價值基礎發生了變化。

    以前,我們不問為什么要結婚,我們自然覺得要有個伴兒,傳宗接代有保障性的功能。但現在的年輕人中,這樣的觀點已經淡化。他們覺得結婚生育不是為獲得保障,而更強調婚戀、生育對個體的意義和價值。

    在我們的調查中,對于“為什么要戀愛”這個問題,排名第一的答案選項是:“戀愛可以讓我們互相幫助與進步?!薄盀槭裁匆Y婚?”最多的答案是:“需要有精神的寄托及情感的交流?!薄盀槭裁匆??”被選擇最多的選項是:“陪伴孩子成長是重要且有意義的事情?!?/p>

    他們把意義和價值放在第一位,這符合切林所描述的婚姻轉變的第三個階段,個體式婚姻。

    個體式婚姻是什么?切林認為,婚姻沒有去制度化,大家還是肯定婚姻的意義,但大家在婚姻中尋求的東西不一樣了。個體式婚姻中,婚姻和家庭都圍繞個體的需求而存在。大家淡化了傳統的家庭角色分工,更強調找一個和自己一起進步,對自己有幫助的伴侶,強調情感和精神的價值。

    界面新聞:《報告》發現結婚意愿存在人群的異質性,從性別角度看,男女在結婚意愿上有怎樣的分別?

    李婷:研究發現,在抑制結婚意愿的因素上,婚育成本以及工作家庭平衡因素對大學生結婚意愿影響突出,男大學生最大的顧慮為結婚成本,女大學生受結婚阻力因素的影響更大;在促進結婚意愿的因素上,男大學生看重生命歷程,女大學生更關注支持功能。

    我覺得男女在結婚意愿上的差別主要出于對自身社會性別角色定位的不同。男大學生仍然把自己定位成家庭經濟的支柱,因此更在意結婚生育的經濟成本。社會上的普遍觀念是,你只有足夠成功,才能養得起一個家庭,這也是男性對自己的定義和要求。

    從女性角度來說,伴隨女性受教育程度的大幅提高,女性對自己的定位也發生重要改變,她們不再把自己定位為家庭照料者,或家庭事務的承擔者,她們渴求并愿將自己定位為bread winner(注:給家里掙面包的人)。

    西方提出“性別革命”的概念,由于資本對勞動力的需求是去性別化的,這直接導致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以及勞動參與率的上升,女性更多參與到公共領域的工作中,被認為是性別革命的第一階段。

    性別革命的第二階段是男性更多地進入私人領域,幫助女性分擔她們因為進入公共領域而造成的公私領域的沖突。由于女性工作后,對家庭照料部分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會消減,這導致工作與家庭之間平衡出現問題。我們可以看到,在北歐國家,男性照顧孩子非常常見,也是受提倡的事情。完成性別革命的全閉環,達到男女性別、公私領域的平衡,人們就不會抑制自己的婚育意愿。

    但在除了北歐之外的其他國家,性別革命的第二個階段遲遲沒有到來,男性沒有大量進入私人領域幫女性分擔照料責任,反而女性因為需要承擔照料責任,而在公共領域受到了更多歧視。在這種情況下,她們的選擇不是退回家庭,而是放棄家庭。

    現在一些年輕女性不愿婚育,并不是因為她們不想要家庭,而是面臨著延伸到公共領域的歧視,她們只能做這樣的選擇。

    界面新聞:怎樣能統合兩性的需求,提高年輕人的婚育意愿?

    李婷:在中國,我們也看到性別革命的停滯。但我想強調,我們不應該把這現象簡單地看作“性別對立”。

    男性把自己定位成家庭經濟的支柱,婚育成本的主要承擔者,并不因為他們傳統,也不能說這是阻礙進步的觀念。男性打破傳統性別規范的潛在成本其實遠高于女性。如果一名女性事業發展不太好,但把家庭照顧得很好,人們不會覺得她失敗。但如果一名男性失業,只負責照顧家庭,社會對他的苛責會更多。這也是男性被性別文化禁錮的表現。

    女性在公共領域受到的歧視,則很多時候是市場、資本的歧視。女性要照顧孩子,對工作的貢獻自然會減少,市場便對女性有了歧視,這是市場的邏輯。

    我們要改善這一問題,就必須考慮,在制度上怎樣保證女性在市場上不受歧視?如何激勵,才能使男性進入家庭領域?市場、制度和個體的多方面協作,才能改善或解決這個問題。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轉載;來源:界面新聞;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多
    相關文章
  • * 暫無相關文章
  • 日韩免费毛片变态另,女人自熨高潮视频全过程,性少妇tubevideos
  • <menu id="kyum4"></menu>
    <menu id="kyum4"><tt id="kyum4"></tt></menu>
  • <menu id="kyum4"></menu>
  • <menu id="kyum4"><menu id="kyum4"></menu></menu>
    <xmp id="kyum4">